童年趣事

   

     1946年,我出生在河北省文安县小赵村。这里是黑龙港流域的九河下梢,是远近闻名的文安洼。我居住的村庄又是文安洼的洼低,十年九涝。过去素有“涝了文安洼,十年不回家”之说。

  父母一共生了七个孩子,在那个缺医少药的年代又因生活所迫,只留下了分别年长我十三岁和八岁的两个姐姐和我,我在兄弟姐妹中又属最小,也就成了家中的老幺。

  一

  童年记忆最深的就是水。一年四季都离不开水,赶上闹水的年头,大洼水深一丈有余,即使是平常年景也要有五、六尺深。儿时,我们那里的生产、生活方式都是水乡模式。人们主要是打鱼摸虾、织蓆扒篓。当大水退去后,在离村近处打堤围埝种些水稻,碰上干旱年景尚可种些大田。

  因出生在水乡,所以从小就与水结下了不解之缘。一到夏天,整天就泡在水里。我们村边有几个大水坑,我和小伙伴们经常在水坑里捉王八、打水仗。这些游戏多是在深水中进行,需要有很好的水性。因为人的身子不能着底,一些游动都要在水中进行,如若快速的行进,还要把身子潜入水底,这还需要有屏气的本领。打水仗就是甲乙双方对垒。当双方接近时,要用手掌推击水面,形成迷漫的水花,朝对方面部击去,使其睁不开眼睛,看不到自己。这时出其不意,将其擒捉,按其水下,以获得胜利。

  有一次我在水中玩的正兴,同伴达子喊我上岸。达子比我大两岁,为人诚实、厚道,平常在他面前我很听话。我上岸后,达子朝东一指,我顺他手指方向看去,两只大船正停靠在村东水边码头,他带我到船边说:“咱俩儿今天撑大船玩去”。平常只看见大人们驾驭着大船驾轻就熟,何尝不想玩上一把。当时想都没想,一前一后就上了大船。上船后,他提起大锚,让我扶住舵把,他撑篙启动了大船。三丈多的大船在我俩儿操动下,缓缓的离开了水岸。不一会微风吹起,大船随风不撑自行。这时他又叫我与他一起打起篷杆,大船上的蓬是非常重的,我俩儿使出全身的力气,只打起两杆。可就这两杆竟因使风,助船快速行进。时间不长已离村岸千米之远。望着宽阔的水面,我的心里有些恐惧,忙叫达子调转船头返回,可是大船已不听我们使唤,我俩儿再也没有能力驾驭它了。我有些带哭声了,达子安慰我不要怕说他有办法。这时我看他走到船头,用双手把铁锚推下了船。顿时大船如栓在木桩上的一匹马,被牢牢的控制住,我们的一颗悬着的心总算落了地。正当我们翘首以待得以救助时,只看村边码头方向驶来一只小船,正向我们大船靠近。原来这时大人们在村边看到大船向大洼行进时,不知什么缘由才来看个究竟。大人们撑着大船,后面牵着小船,平安的驶向了村边码头。闯了这样的大祸,回家以后屁股与父亲的鞋底子接吻是定而无疑的了。

  二

  村里人常说:半小、半小,爬瓜打枣。有一次我跟几个岁数比我大的半大小子去爬瓜,看瓜的老头,按辈分我管他叫二伯。这个人看瓜非常较真,不许一个孩子祸害,如一旦让他逮住,非打即骂,所以孩子们给他起了个绰号“二老坏”。
  行动前,爬瓜的领头给我们开会特别强调,这次要从反方向进地,并必须保证不咳嗽,每个人摘上四、五个就走,不得在瓜地停留太长。天擦黑后,我们从反方向先进入靠近瓜地的玉米地里,探听消息,择机待发。过了一会儿确认瓜铺上没有任何动静后,我们爬行着向瓜地行进。进地后,只觉得瓜秧特别旺,可我一个瓜也摸不着,悄悄小声的问了一声同伴,当得知他们已摘到三、四个,心里有些着急,急中生智,就躺下用身子打滚儿,这样有瓜就能触摸到,可我刚要顺势躺下,正好有一束草叶触到我鼻孔,痒的难受,难以控制地咳嗽起来。这时就听到瓜铺传来了叫骂声:“小蛋子们,我看你们往哪跑?”大伙迅速起身,连滚带爬,仓皇逃离。此次行动我非但一无所获,还耐了大伙一顿数落。

  三

  过去生活在文安大洼,冬天结伴同行拾小鱼,是半大小子们生活趣事的首选。拾小鱼较之童年的其他趣事是一件最有意义的事了。拾来的小鱼,在那个食不果腹的年代,除了可以替代粮食充饥,同时也是一些贫困家庭餐桌上的上等佳肴。

  拾小鱼必备的三件东西:一双牛皮绑,一把小多齿,一架结伴共用的冰床子。牛皮绑是为了防止冬网出网时带上来的冰水湿透鞋脚。小多齿是拾鱼的专用工具。它是用一根二尺多长的竹片制成,竹片一头劈开三个缝,安上女人做活用的特大针条,然后用线绳绑结实。用它可以在寒冷的冬天不用伸出手,便可把小鱼拾入筐中。

  打冬网的大人们凌晨三点就要起来做饭、穿绑。拾小鱼的也要早早起来。我记得每到这时母亲起来做好热饭,父亲则要帮我穿绑。绑,是由一块方形牛皮,四边间隔着割开,用做穿麻绳用,头天晚上就要用盐水泡上牛皮,第二天起早把牛皮捞出擦干,然后垫上滑桔用绳子扎紧,这样既可保温又可防水。
打冬网治鱼的网班,多的可达百十人,少的也有三四十人。网班是由有治鱼经验的网头,在大洼选定一块水域,画出一个圈,再确定一个点,作为下网处,俗称“点洪”。然后在此处用冰镩打开一个大约长三米宽两米的冰窟,大网就从这里下水。接着,在两侧呈扇面型镩开一个间隔等距的小冰眼,用马篙纤绳把网下到冰层下面。

  拾小鱼是在大网出洪后才会有鱼可拾。一是可以拣一些因网眼的破损而漏掉的小鱼。二是有时大人们因天气寒冷而不愿出手去拣而丢掉的,也成为拾鱼者的筐中之物。三是大网临近收网时因兜网靠近水底,会把鱼、苲菜、淤泥裹在一起带上来,这时的鱼很容易被丢掉。当然,也不排除有些调皮的孩子干一些偷且之事。

  记得有一天,跟随一个网班拾鱼,到最后一网出网时天已经很晚了,大人们急于收网,我仍在苲菜淤泥里精心的寻找着。猛一下,小多齿被硬物碰了一下,我用手一摸,原来是一条一斤多重的大鲤鱼,当时心中激动暗喜,又好似闻到了母亲那色香味美的家常熬鱼的香味,此时,我已难以控制住馋涎欲滴的口水。当我到家把鲤鱼呈现在母亲面前,母亲满带笑意地说:“快把鱼拿到鱼店卖了吧!”顿时我的兴欲全消,很不情愿地把鱼卖到了鱼店。当我把一元一角钱交给母亲时,母亲轻松麻利地把钱放进她那用一块白布制成的所谓钱包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