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次难忘的偶然
    还是在任丘二中(后来的文安一中)读中学的时候,父亲得了痨喘病,只因当时家境贫困,无钱医治,加之当时的医疗水平有限,找了几个乡间医生看过后,给了点草药和偏方,也不见大效,只有艰难的维持。但是,从此失去了家中唯一的顶梁柱。

  面对着生活的困窘和带着对父亲的牵挂,我毅然放弃了学业,回家过早的撑起一家三口的生活重负。

  回村不久,乡亲们觉得我当时在村里也算得上小文化人了,就推选我当了生产队会计。这时,正赶上搞“粗四清”运动,大小队干部集中到公社学习,进行四清前的动员和发动。公社组织以大队为单位的统一食宿,每天学习讨论,并要有文字记录。我作为一个有“文化水儿”的人,当然当起了大队整训的记录员,并每天去公社汇报。有一天我的记录稿和汇报材料偶然间被公社包队干部商店主任马喜增发现,他找到公社书记极力推荐并招录我到商店工作。

  四清整训结束后,我就去了商店,从此走上了工作岗位。

  还有一次,大约在1970年,我在县供电局办公室工作,工作任务就是写简报、总结,有时也会给局长写个讲话稿。有一天,办公室主任张耀华交给我一个任务,说是县革委生产部有个材料需要找人给抄写,并说材料中有不合适的文辞就给改一下。我当时觉得这个任务非同一般,须认真对待,用了两天的时间,尽自己的一切智能,仔细认真地完成了任务,顺利地交了差。

  没过几天,张主任通知我去县革委生产部一趟,我当即心怀忐忑地到了生产部。去到后一位副主任简单问了我的个人基本情况以后说:“我们看了你给我们抄改的材料,非常满意,想调你来生产部工作。“我当时的心情可谓激动万分、难以言表。因为在我看来,县革委就是北京的国务院,我一个农家子弟,并没有任何社会背景,能到这里工作是做梦也没有想到的。

  调到生产部工作以后,我以勤奋认真的工作赢得了领导和同志们的认可。不到一年,我又幸运的被保送到河北大学学习。入学后,我特别珍惜这次难得的机会,认真学习,刻苦攻读,以常人难以承受的付出扎实积累着自己的知识,最后,终于取得了优异的成绩。这些知识的积累和学养的修炼,都为我在今后的工作中打下了坚实的文化基础。

  人生中的两次偶然,使我成为了一个社会的幸运儿。殊不知,这种偶然并非是主观上的争求,往往是一种不期而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