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人生格言

  ●本人六十有余,经历了政治人生,社会人生和艺术人生。

  在仕途上有顺境也有逆境,有得意时,也有失意处。社会人生同样如此,红尘滚滚,车水马龙,怨气惆怅在所难免。而艺术人生倒是美好而童话般的灿烂。书法艺术最能体现人生境界,也最能提升、纯化人生境界。

  ●人来到这个世界上,一是做好人,二是做好事。
  做人要有一个正确的理念,做事要有一个远大的目标。做人靠的是本分,做事靠的是本领;做人要先学吃亏,做事要先学吃苦;做人要有骨气,做事要有志气;做人要学会低调,做事要敢于争强。当此,可谓大写之人。

  ●一个为官者的声誉好坏,不在其当政时;而在其卸任后。

  真实的民意,不是在座谈会上;而是在人们的茶余饭后闲谈中。

  ●人的一生如果能做到:珍惜生命里已得到的,忽略生命里该得到的,忘掉生命里没得到的,你就会无愧、无怨、无悔。

  ●对一个人来说,上天只给三天时间。即昨天、今天、明天。昨天已经过去再也无法复回,明天只能是一种希望,只有今天的努力才是最有意义的。只有不断总结昨天,把握今天,明天才会更美好。对一个面对未来的人,一定要珍惜今天的时光,抓紧时间去做好自己应做、想做的事情,不给自己留下终身遗憾。

  ●古人讲过大智若愚,就是说一个人如果太聪明了,反而走不了多远,最终将是一事无成。
  一个人的一生注定是有得有失,从未有过失去的人,不可能真正体验到“得”的快乐。万事万物都是相生相克的,有了对死亡的恐惧,才有对生命的珍惜。只有失去的落魄,才有对拥有和获得的倍加珍视。

  ●一个人的一生,一时的显赫并不能保证终身辉煌,赢在起点的人并不能保证能赢到终点。相反,一时的失败者,如果目标明确、信心百倍、锲而不舍、方法得当,就一定能收获成功,实现自己的人生价值。

  ●一个聪慧的人要善于舍弃,放下挂碍,拓展自己的生活空间。因为一个人的快乐,不在于他拥有多少。对于有些人,多则是负担,是另一种失去;少则并非是不足,是另一种有余。今天的舍弃是来日更宽阔的拥有。
  ●一个人的一生,充其量只是几十个年轮。历史注定我们只是历史长河中的一个匆匆过客,何不让自己安于平淡,在平凡中去追求一种超然的艺术境界。

  ●一个人要想得到社会的认同,就要想法做强自己,干出一番事业来,否则,除了父母之外,不会有人可怜你,因为当今的社会是锦上添花的人多,雪中送炭的人太少,有的还会落井下石,只有做出成绩,别人才会近你、敬你。

  ●一个有修养的人,在生活上要知足,在事业上要不知足,在艺术上要知不足!

  ●在现代生活中,你如果不想放弃日益丰富的物质享受,而又能经常摆脱世俗的烦恼和压力,不妨以书法转换一下生存方式,进入一种可以自由支配时间与空间的超脱状态,以一种优雅的现代品格和胸怀,去进行一种智慧的创造,那可能是你的生命在某一时间过程中极有价值的存在痕迹。

  ●人的一生如同一本日历,每个人都有向世人展示自己那一页的机会,但又是很快被掀了过去,但愿我们都能利用向世人展示的机会,尽可能多的给后人留下些有意义的回忆。

  ●一个人的生活一定要有一个目标,对于没有目标的人,岁月的流逝只意味着年龄的增长,其生活只能是日复一日的重复着自己。

  ●在当今的社会生活中,一个人要想给人们留下一个好的印象,或有个好口碑,最重要的是靠人格的魅力和处事为人的那种坦诚。是那种可以拿到阳光下的坦荡,丝毫没有猥琐卑微的情感,是一个可以走通天下的汉子。只有这样的人才能让人记住,怀念。相对而言,那种自以为得意的小心眼、小算盘和小扇子就显得不值一文了。

  ●名利是身外之物,却最能累人。司马迁说过:“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红楼梦的开篇则说:“人人都说神仙好,惟有功名忘不了”。

  对于名利正确的观点是,要懂得名利是别人给的,是被动而来,更要懂得名利是一种回报,而不是一种追求。

  ●一个有思想的人要清楚的认识到,当今的社会有其两面性,既有春光盛世民生安乐的一面,但也有其阴暗的一面,作为一个居于当世之人,要学会既要乐于接纳也要学会拒绝。要接纳宽容,拒绝狭隘;接纳真诚,拒绝虚伪;接纳深沉,拒绝肤浅;接纳理智,拒绝盲从;接纳真、善、美,拒绝假、恶、丑。只有这样我们的社会才能更美好,我们的身心才能更健康

  ●依余从政多年之体悟,以为古今当政者,凡以权势得民心,则权尽民心散;以识德得民心,则官去民心存。这就是说为官者利用极大的权利资源,一时的赢得民心也很容易,但当权利失尽时,民心自然会散尽,所以为官要以自己渊博的学识和高尚的品德赢得民心。只有这样,当你权尽官去后,仍然会得到人们的拥护。
  ●一个人在一生当中真正属于自己的时光并不多,绝大多数是在重复别人的生活。一个人想真正做自己想做的事并不容易,但人生要有一个信念,那就是,非自己愿意做的事不做。有了这样一个信念,即使你做了许多不愿意做的事,你仍然会逐渐找到那些你愿意做的事。事实上,对于每一个具有独特个性和有追求的人来说,自己愿意做的事情并非要照搬他人,这是一个人的精神品味所决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