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书过程中的四个关系和三个误区

  学书之路,有激情也有茫然。有愉悦也有烦恼。要想走好书法之路,学有所获,依本人数十载的学书体悟,必须弄清四个关系,走出三个误区。

  四个关系是:

  一要弄清学书过程和学书结果的关系。

  凡学书者都想通过一番的努力,尽快实现功成名就。出于此愿望,开始不辞辛劳,拜师求教,身临砚田,笔耕不辍。数年后,功不成名不就,从此心灰意冷,不思进取,帖不想临,笔不想提,原有的激情一扫而光。最终学无成果。

  按照经济学理论,过程即是投入,结果即是产出,投入时要坚持质高、量大,产出时才会丰盛,通常讲成果是对过程的检验,过程则是成果的条件。学书的成果全靠过程中的付出,同时这种付出是质高的付出,即:深功力、富天才(悟性好)、明法则。所以一个学书者要坚持有意在过程中用功,而无意在结果上成功。只有这样才有可能在学书路上取得成功。

  二是弄清植根传统与坚持创新的关系。

  清代大家袁枚说过:“不学古人法无一可,尽学古人何处著我。”书法是按照法度书写中国文字符号的一种艺术,书法若没有传统即是无本之源。

  植根传统是坚持创新的基础;坚持创新是植根传统的目的。如果我们的创新是没有传统的创新,到头来它只能是信笔为体,聚墨成形的野狐禅。反过来我们的传统是没有创新的传统,那我们只能为字匠书奴。我们的书法也就无所谓发展。

  三是弄清学古人与学今人的关系。

  当今在学书的路径上,有人坚持书法只能学古人不可学今人。我的观点则不然。我认为学书法必须坚持取法乎上,这是根本,在这个前提下,要学习当今书坛上的一些名家学书的路径,取法的妙招。要坚持纵向取古,横向学今,向古人取法,向今人取招。学习古人是化古为我,借鉴今人是化我为我。学古人要学本质求法度,学今人要学途径得方法。

  四是弄清用时和用脑的关系。

  学书法是要下一定功夫,花一定的精力,但这决不仅仅是表现在时间上。生活现实证明,一个写了十几年几十年书法的人未必比一个只有十来年书龄的人写的好。这就充分说明,书法的用功不是单靠时间上的花费,它更要靠脑力上的深悟。学书的功夫不是简单的时间积累,它必须是有效的积累。这种积累是时间、方法、路径、悟性等的综合效应。

  从某种意义上讲,学书的过程要体现在用时间的同时更重要的是用脑,即悟道。悟,它不是书法的艺术的本体,它是书者艺术思维在转化过程中的一种产物。它是消化学书的过程,是整合、提升、转化还有积累的过程。悟最重要的是悟自己的审美理念,悟自己的个性表达,悟书法形式语言,悟情感流露。因一个人的书法语言和个性情感古人不能替代,其他人也不能替代,只有自己能把学书所得,经过思考、演译、提炼成为自己的情感,表现在书法的线条里,这是最终的目的。

  三个误区是:

  一是把看帖误认为是读帖。

  看帖只是视觉上的掠取,一扫而过,只观形体,浅识字义,没有更深层次的解读和诠释。如看戏看电影,结果帖读了若干遍,临摹起来总是不像。

  读帖是一种脑力劳动,是每个学书者入门的必经之路,读帖是对所学碑帖进行一番观赏、揣摩、推敲和思考,仔细研读帖中的用笔、结体、章法布白、气韵、风格等。将它观之入眼,铭记于心,然后再去临习。古人说过:“善学书者,其初不必多费楮墨,取古人之书熟视之,闭目而思索之,于心若有成字在前,然后举笔而追之。”

  如何读帖?依我之见,首先是宏观把握,就是要帖外寻源。读帖之前应对书家的生平事迹、艺术风格、师承关系以及该帖在其书家的艺术生涯中所处的阶段,该帖的章法布局等特点要有所了解。这样在宏观上把握住,就不至于迷失方向。

  其次再进行微观上的分析,从帖中找法。

  ①看点画安排,不同的碑帖在点画、用笔上都有不同的特点。要认真把握碑帖中笔画的形态,一种笔画有几种写法。

  ②结体造型。不同书家不同书体,字的造型也不一样,各种碑帖在结体上亦有其各自的规律。

  ③笔势。笔势通常是指运笔的方式。张怀瓘书断中说:“字之体势,一笔而成,偶有不连,而血脉不断,驻其连着,气候通其隔行。”笔势有攲正、俯仰、高低、长短、大小、远近、疏密等变化。它虽无固定的律式但并不是无艺术规律可寻。这就要靠书家的修养、素质和功底。

  二是把抄帖误认为是临帖。

  近来有些书友和我说,临帖的时间已经不短,但收效不大,什么原因。我看还是读帖没有深度,临帖时片面追求速度和遍数,虽临了多遍但没深得精髓。

  以自身的体会临帖可分三个层次。

  ①把握技法,去掉个性。临摹是一种技术性的操练。必须去掉自己原有的一些书写习气,放在古人的模式里操练。这个阶段是不折不扣老老实实地按原帖写,要甘作古帖的奴隶。书谱中说:“察之者尚精,拟之者贵似。”就是这个道理。

  ②求准求熟,强化训练。这是要以对临为主或对临背临相结合。强化基本功训练,首先是基础的技法。一是用笔,结字的准确。二是适当的书写速度。三是科学的笔顺,形成正确的书写习惯。其次是体验和追求书写过程的节奏感。第三是探寻原帖的情感信息,认真体现原帖的风貌。

  ③植根临摹,坚持创作。临帖是为了创作,创作又有初级和高级之分,这时的创作是初级创作。要实行背临和意临结合,先要坚持以一帖为主,要有某一帖的基调,任何时候都要有师承古法的用笔和风格,看到原帖的影子。再是要有意识的创新,在意临中除了表现原帖的风格,要有意识、有法度地吸收其他所学碑帖的用笔结字,对原学帖给予补充、修正或调整。这要看一个书者对所学碑帖的整合能力,这就是创新。再就是用心体会情感的自然流露的感觉,在寻求古人情感的基础上,体验如何把自己的情感渗透到自己的临摹和创作中去。三是把自己平时习作误认是书法创作。生活中有些人常把自己的习作当成书法创作,其实这是两码事。创作不是一般的写字和抄写,创作已经进入了一个艺术创造的高层次。

  一幅创作的作品,是一个书家有理念、有思想、有技法、有情性、有艺术含量的产品,它起码包括:

  ①传统和古法。创造的重要依据是古法,即古代法帖中所显示出来的方法,包括作品中的结体、用笔、用墨、章法以及神采、神韵等。这些都是技法的能力,技术层面的东西,是经过多年学习、积累所获得的,并非抄起笔来随便一写就是创作。

  ②作品的形式。作品的形式有很多种,如条幅、对联、中堂、横披、斗方、多条屏等。因为形式是人类创造性的本质,人们要欣赏的就是以一种具体的形式为载体的艺术品,所以搞创作一定要关注形式,研究形式,从而形成自己的创作风格。

  ③适时调整自己的创作思路,包括心理上以及具体的艺术实践等。作为一个书家都有自己与众不同的一面,其思想、性格、爱好、文化修养、生活阅历均有不同,同时随着时间的推移和书法艺术的不断成熟,各种条件也随之变化。这就要求每个人都要根据自己的不同情况而不断调整好自己的创作思路。

  ④创作作品一定要当随时代。历史上,书法有晋人尚韵,唐人尚法,宋人尚意,明人尚态之说。当今也是如此,如果一个脱离了时代的审美主流的书者,你就融入不了这个时代,你的作品也就不能被社会所认同,当今在中国书坛自然形成了一种主流。这个主流有三个特点:一是传统,二是时代精神,三是书者的个性。这是每个书法爱好者面临的现实。我们要很好的研究,应对。
  
  学书者作品风格的形成,在很大程度上,可以说是一种自然现象,由人的形象主体所决定。不同的人生观、价值观,则会形成不同的风格。若刻意营造而故作姿态以眩人耳目而得一时新奇,这是背之常理;若追赶时风,戴他人面具,以丧自我秉性,此谓投机钻营之伎俩。只有孜孜以求,厚积薄发,方能水到渠成,才能形成自己的风格,才是自然之美。

  中国书法,从古代几案展读发展到现在的展厅悬赏,其实用功能已经消失,而审美价值更加凸显。它已不是只供人们识读的汉字,更多的是书家心迹处化和世象的展露,所以一个书家要以真正的艺术作品奉献社会,只有结字能力和笔墨技巧是不够的,还需要一定的文化修养、社会阅历、生活见识、综合素质等。这是因为一个优秀的书家,是靠天分加各方面修养的结果。天分可以说是与生俱来,但修养是靠后天的勤奋与努力造就,甚至需要一生的精力去打造的。

  凡书法都是在写情,没有性情的作品只能为写字。性情要以书法作依托,所以,熟练的书写技巧是基础。技巧要从前人的法贴中经过长期的临摹得来。将古人的技巧通过临摹,形成书写习惯,达到自然流露,也就是进入无法之法的境界。将技法谙熟于脑,写作品时无法考虑具体的点画技法,随心所欲而不逾矩,只有熟练的忘了技法,才能将性情表现在书法之中。